<sub id="511bd"><listing id="511bd"><meter id="511bd"></meter></listing></sub>

          <sub id="511bd"></sub>

            <address id="511bd"><nobr id="511bd"><menuitem id="511bd"></menuitem></nobr></address>
              首頁 專業知識 飲食保健 傳統治療 現代治療 中西結合 名醫經驗 痛風護理 云上文章 醫學參考

              宋元以前“痛風”及其相關中西病癥比較

              (來源:網站編輯 2020-05-04 19:37)

              文章正文

                  宋元以前,“痛風”一詞已見于中醫文獻??疾楝F存中醫古文獻(包括公開的出土文獻),最早記載“痛風”一詞的是梁代陶弘景《名醫別錄》。但直到元代,朱丹溪《格致余論》才對“痛風”做了進一步的闡明。且各時期“痛風”內涵又有差異。

              一、《名醫別錄》之痛風

                  陶弘景《名醫別錄》“上品”中云:“獨活,微溫,無毒。主治諸賊風,百節痛風無久新者。”說明當時的“痛風”是指關節疾病的一種病理表現,而這種疾病又是由于邪風侵襲導致的?!?a href="/traditional/382.html" title="神農本草經">神農本草經》“上品”載:“獨活,……味苦,平,無毒,治風寒所擊……”《中藥大辭典》載獨活功用主治:“祛風,勝濕,散寒,止痛。治風寒濕痹,腰膝酸痛。”所以此“痛風”的致病因素除風邪之外,還有寒、濕兩邪?!端貑?痹論》:“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痹也。其風氣勝者為行痹,寒氣勝者為痛痹,濕氣勝者為著痹也。”由此可見,《名醫別錄》中的“痛風”指全身關節的游走性疼痛,當屬于痹證,確切地講,為行痹。

              二、朱丹溪之痛風

                  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對于痛風頗有研究,其痛風病機闡述和臨床治療對現代醫學的痛風性關節炎的診治仍有現實意義。在后人整理的朱氏著作中,共有三部書提到了痛風。

              1.《格致余論》之痛風

                  《格致余論?痛風論》:“彼痛風者,大率因血受熱,已自沸騰,其后或涉冷水,或立濕地,或扇取涼,或臥當風,寒涼外搏,熱血得寒,汗濁凝澀,所以作痛,夜則痛甚,行于陰也。治法以辛熱之劑。”此處闡述“痛風”的病因病機,因血熱當風遇濕受寒,濕濁凝滯阻于經脈,表現為“作痛,夜則痛甚”。治療上“治以辛熱之劑”。

              2.《丹溪心法》之痛風

                  后世認為《丹溪心法》為他人托朱丹溪之名所著,但在“痛風”認識上有繼承,又有發展,并不相悖,例證可見。

                  《丹溪心法?痛風附肢節痛》:“四肢百節走痛是也,他方謂之白虎歷節風證。大率有痰、風熱、風濕、血虛。因于風者,小續命湯;因于濕者,蒼術、白術之類,佐以竹瀝;因于癢者,二陳湯加酒炒黃芩、羌活、蒼術;因于血虛者,用芎、歸之類,佐以紅花、桃仁。大法之方:蒼術、川芎、白芷、南星、當歸、酒黃芩。在上者,加羌活、威靈仙、桂枝。在下者,加牛膝、防己、木通、黃柏。血虛,《格致余論》詳言,多用川芎、當歸,桃仁、紅花、薄桂、威靈仙。治痛風,取薄桂味淡者,獨此能橫行手臂,領南星、蒼術等藥至痛處。……張子元,血氣虛有痰,白濁,陰火痛風。人參一兩,白術、熟地黃、黃柏(炒黑)各二兩,山藥、海石、南星各一兩,鎖陽半兩,干姜(燒灰)半兩,取其不走,敗龜板(酒炙)二兩,右為末,粥丸。一云酒糊丸。……附錄:遍身骨節疼痛,晝靜夜劇,如虎吃之狀,名曰白虎歷節風,并宜加減地仙丹,或青龍丸、乳香丸等服之。又有痛風而痛有常處,其痛處赤腫灼熱,或渾身壯熱,此欲成風毒,宜敗毒散。”

                  由上可以得出兩點結論:一是《丹溪心法》認為“痛風”與“歷節”在診斷上前者痛有定處,后者痛無定處,而且治療上前者采用小續命湯加減、二陳湯加減、活血藥等,后者則用加減地仙丹或青龍丸、乳香丸等。而陶弘景等醫家認為“痛風”即“白虎歷節”,且此之前“痛風”一直包括于“歷節”之中。二是在辨證上已經分四型:痰濕、風熱、風濕、血虛,其用藥自然不再以四物湯為基礎方,即對痛風的認識已經發展。

              3.《丹溪摘玄》之痛風

                  《丹溪摘玄》著者不詳,從文體考證,可能為其門人收集整理而成?!兜は氛J為“痛風”的概念為痹證,與“歷節”比較,病因病機相同,所以治療相通,不同之處乃臨床表現及相應的病名,這一點也充分體現了中醫治療學“異病同治”的辨證思想,詳見如下所引?!兜は?痛風門》:“丹溪云:痛風者,乃風、寒、濕氣惟至合而為痹。痹者,痛也。風多為行痹痛,則行走無定,無常處。寒多為痛痹,則四肢攣,骨重。濕多為著痹,其痛留住不去,四肢麻木拘攣,浮腫。多由體虛之人腠理空疏,為風、寒、濕三氣襲人經絡,入于筋脈、肌肉、皮骨而為五痹也。與白虎歷節風通審也。……皆因風寒濕三氣乘虛襲于腠理,或因飲酒當風,汗出入水,以致肌肉不仁,血脈凝泣,使關節不得流通,諸筋無以滋養,真邪相搏,歷節疼痛,走注四肢間節而無常處,晝靜夜發,其痛徹骨,如虎之嚙,肉色不變,其脈大而澀,或來急,或澀而緊,治之各從所由而治。”

              三、中醫痛風類病癥與痛風性關節炎的比較

              1.中西醫痛風比較

                  痛風性關節炎屬現代醫學范疇,是指嘌呤代謝紊亂及/或尿酸排泄減少所引起尿酸鈉微晶體在關節周圍組織沉積引起的急性炎癥反應。痛風的發病率隨地區和種族的不同而有明顯差異,在歐美其患病率達0.3%,在高原游牧地區如我國青海和西藏亦較為多見。痛風患病率隨年齡漸增,男性多發,男女比例約為20:1,女性大多發生在絕經期之后。國外報告不少病例有陽性家族史,多屬常染色體遺傳,少數伴性遺傳。腦力勞動及經濟營養良好階層發病較多。其治療通常選用能抑制腎小管對尿酸鹽再吸收的別嘌呤醇等。

                  現代中醫則認為痛風性關節炎發生的主要原因在于先天稟賦不足,脾腎功能失調,與遺傳、體質、飲食、外感、環境、勞倦等因素有關,肝腎虧虛,脾失健運為本,風寒濕熱、痰濁、瘀血閉阻經脈為標,屬本虛標實之證。表現為關節的紅腫熱痛,發病突然,疼痛劇烈。辨證治療時,風濕熱痹主以白虎桂枝湯,風寒濕痹主以薏苡仁湯,痰瘀痹阻主以桃紅飲合二陳湯,肝腎虧虛主以獨活寄生湯。

                  人們對疾病的命名通常包含了其對疾病的認識和診斷。中醫學從宏觀出發,對疾病的診斷主要是根據臨床表現,病機則從正邪的盛衰變化或陰陽、氣血、臟腑的功能盛衰來闡述。而現代醫學診斷疾病的依據除了臨床表現還有實驗室數據;對病機的闡述則是從微觀的角度出發,從各個相對獨立的組織、器官和系統加以說明。

                  中醫文獻中最早記載的“痛風”,從病機來講是指痹證,根據其“痛”有可判斷為“痛痹”,根據其病因可以是濕痹或行痹;朱丹溪所論之“痛風”仍屬痹證,但比早期的“痛風”概念更完善,且具有一定的專指性。而現代醫學對痛風性關節炎的診斷則是根據臨床癥狀和實驗室檢查,以第一跖關節為多見的紅腫、發熱、劇烈疼痛和血尿酸的升高來診斷。在診斷上,《名醫別錄》之“痛風”包含了許多關節疾病,現代醫學的痛風性關節炎當屬其中之一;朱丹溪之“痛風”則與之相交叉,且大部分相關。

                  從治療學上來看,中醫學有著同病異治、異病同治的靈活性和多變性。所以只要病機相同,不同的疾病可以采用同一種治療方法,即證同治亦同。如痛風性關節炎和類風濕性關節炎,二者病因病機相同,皆屬于痹證范疇,都會有濕熱痹阻這一證型。治療采用清熱利濕通痹的方法,在具體用藥上常常有著極大的相似,如二妙散均可作為其急性發作的基本方。而現代醫學針對病癥病因的治療具有單一和固定的特點。如痛風性關節炎常使用其王牌藥物― ― 別嘌呤醇和一些對癥的藥物。而類風濕性關節炎則用免疫抑制劑和相應的對癥藥物。說明中醫的疾病名稱具有概約性,而西醫學名稱則具有準確性。這自然使得中西醫病名出現交叉現象。任何事物的比較都必須在同一參照系下進行。從中醫學角度出發,痛風性關節炎屬痹證范疇;從現代醫學角度來看,“痛風”與痛風性關節炎呈交集關系,即符合中醫痛風的疾病未必全是痛風性關節炎,如類風濕性關節炎也屬其中;而痛風性關節炎也可能有痛無定處的表現。

              2.中醫痛風類病癥與痛風性關節炎的比較

                  在中醫學上,對一種疾病的認識往往出現多極化發展的現象,不過最后在治療和預后上都能達到完滿的“同歸”。痛風性關節炎就是這樣的一種典型病證。古代中醫文獻中,痛痹、歷節、白虎風、痛風常常都是指痛風性關節炎這一特定的疾病。

                  (1)痛痹  漢代許慎《說文解字?廣部》:“痹,濕病也。”《韓非子?內儲左上》曰:“叔向御坐,平公請事。公腓痛,足痹,轉筋而不敢壤坐者。”余云岫在《古代疾病名候疏義?釋名病疏》中解釋:“不敢壤坐者,不敢易危坐而箕踞也。是亦危坐久而發生痹痛也。易通卦驗多痹痛連言,又曰:‘多病疵疼腰痛。’疵字,《集韻?六至》謂即痹字。”此“痹”僅僅為感覺麻木之意,未從醫理上解釋。直到《內經》時期,《素問?痹論》:“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為痹也。其風氣勝者為行痹,寒氣勝者為痛痹,濕氣勝者為著痹也。”根據寒性凝滯的特點,可以看出“痛痹”不僅受邪以寒為主而且比較突出的是“痛”,包含了“泣而不行”的特征。但它與本文所論之痛風性關節炎有何關系呢?據文獻報道,張惠臣用烏頭湯合薏苡仁湯加減治療急性痛風性關節炎取效滿意,說明痛風性關節炎與痛痹有相通之處?!端貑?痹論》中論述痹之誘因,也有由于“飲食自倍,脾胃乃傷”。另《靈樞?賊風》:“此嘗有所傷于濕氣,藏于血脈之中,久留而不去。若有所墮墜,惡血在內而不去,卒然喜怒不節,飲食不適,寒溫不時……與故邪相襲,則為寒痹。”

                  在臨床上,痛風病常??梢蛐锞七^食、疲勞、精神緊張、損傷等誘發?!鹅`樞?周痹》:“風寒濕氣,客于外分肉之間,迫切而為沫,沫得寒則聚,聚則排分肉而分裂也。分裂則痛,痛則神歸之,神歸之則熱,熱得痛解,痛解則厥,厥則他痹發,發則如是。”“沫”,在古代有兩個含義,一是沫水,地名;二是水流上的泡沫。文中的“沫得寒則聚”,似可意為尿酸結成。因此可以認為痛痹極類似現代醫學痛風性關節炎。

                  (2)歷節  從《黃帝內經》時期到漢代,中醫病因學經歷了一個單純從外因探討病機到從內外因、不內外因等認識病機的發展過程?!饵S帝內經》認為痹是三邪合致的疾病,幾乎包括了所有的關節疾病,但之后的《神農本草經》記載了“歷節”一詞,其對該病的闡述既體現了古代醫家對關節病的深入研究,也印證了人們對病因病機認識的進步?!渡褶r本草經》曰:“薇銜,一名糜銜,味苦,平,無毒。治風濕痹,歷節痛,驚癇,……別羈,味苦,微溫,無毒。治風寒濕痹,身重,四肢疼酸,寒邪,歷節痛。……蔓椒,一名豕椒,味苦,溫,無毒。治風寒濕痹歷節疼,除四肢厥氣,膝痛。……天雄,一名白幕,味辛溫,有大毒,治大風、寒濕痹,歷節痛,拘攣緩急。”《神農本草經輯注》曰:“‘歷節痛’是中風歷節的一種癥狀,主要表現在周身四肢關節部疼痛。”據考證,薇銜指鹿蹄草,別羈不詳,蔓椒為花椒、秦椒類藥物,天雄則是不長附子的烏頭根。

                  在現存文獻中,漢代張仲景最早對歷節進行了闡述。如《金匱要略?中風歷節病脈證并治》:“盛人脈澀小,短氣,自汗出,歷節痛不可屈伸,此皆飲酒汗出當風所致。桂枝芍藥湯主之。”又“病歷節,不可屈伸,疼痛,烏頭湯主之。”《金匱要略?痰飲咳嗽病脈證》:“胸中有留飲,其人短氣而渴,四肢歷節痛。”根據文字對歷節的病因闡述可定為痹證,由癥狀則可推測其病因以風、寒二邪為主。因風性開泄、游走不定,寒性收斂、凝滯,導致“四肢疼酸”,“自汗出”,“痛不可屈伸”,類似于痛風性關節炎的急性發作。所選方藥如薇銜、蔓椒、天雄、桂枝芍藥知母湯、烏頭湯等,對臨床治療痛風性關節炎可驗證。另外,《金匱要略?中風歷節病脈證并治》:“歷節疼痛,不可屈伸,諸肢節疼痛,身體贏瘦,腳腫如脫;身體贏瘦,獨腳腫大,黃汗出,脛冷。假令發熱,便為歷節也。”此描述與慢性痛風性關節炎的表現類似。

                  以上只能通過以方測證、以藥測病的方法,且加上文中提到的“疼痛”可判斷歷節與痛風性關節炎的密切關系。又《金匱要略》:“歷節痛不可屈伸,此皆飲酒汗出當風所致。……桂枝芍藥湯主之。”結合痛風性關節炎的誘因之一飲酒,及下文提出所主之桂枝芍藥湯,在今天的臨床中仍然具有療效,可以認為漢代文獻中的“歷節”與“痛風性關節炎”極相似。

                  值得思考的是,從文獻來看歷節存在于《黃帝內經》之末,白虎風尾隨其后?!饵S帝內經》中有“痹證”一詞,為何另造一“歷節”,且加以詳述,必然是其疼痛的部位更集中,疼痛程度更劇烈,或者(甚至)出現晝夜不一等特征性癥狀;同時,治療與痹證比較有些不同點。臨床上各種關節炎里,痛風性關節炎的疼痛十分劇烈。與“歷節”所述相符,并且古代治療“歷節”的方藥在今天對痛風性關節炎的治療仍通行,說明二者之間相類同的關系。

                  《說文?止部》:“歷者,過也”;《竹部》:“節,竹約也。”“節”可形象地比喻為人體的關節。后世有醫家認為,歷節乃邪氣所過關節皆疼痛之意。而劉士敬等認為,“歷,通‘櫪’,擠壓之意,古有酷刑櫪指,用刑具擠壓肢節,疼痛難忍。”《莊子?天地篇》“則是罪人交(原文作“支”,據理改)臂歷指,而虎豹在于囊檻,亦可以為得矣。”釋文:“司馬云,交臂,反縛;歷指,猶歷樓貌。”《說文解字?木部》:“櫪,櫪撕,樟指也。”各家并云棹當作柙。段注:柙指,如今之拶指,故與械、扦、桎、梏為類?!肚f子》曰,罪人交臂歷指。歷指,謂以櫪柙其指也?!段究澴印吩?,束人之指而訊囚之情。桂氏《義證》:《一切經音》十二《通俗文》,考囚具謂之櫪?!蹲至帧罚鸿云渲敢??!俄崟芬遏靷鳌分^以十柙指而縛之也?!肚f子》罪人交臂歷指。注:即今背拶翦指也。俗讀作“斬”,俗作“拶”。劉氏按:指刑俗呼“樟”,穿小木以繩綮十指間束縛之。讀若“昝”??梢娺@兩種說法都可取。文中所形容的疼痛與痛風性關節炎的急性發作類似,可認為歷節與痛風性關節炎在癥狀上有著相似之處。

                  當然,還要考慮到個體的差異性導致其對疼痛的耐受不一樣。臨床上,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對疼痛的反應不亞于痛風性關節炎,而且其中醫治療上亦有相同之處。另外,不排除假性痛風性關節炎,即二水焦磷酸鈣結晶沉積導致的關節疼痛。在那個時代既沒有痛風性關節炎與其他關節炎癥狀上的嚴格對比,更談不上通過實驗室等方法對痛風性關節炎的真假性做出區別了。在中醫古文獻里沒有現代醫學中的痛風性關節炎的明確概念,只是隨著研究的發展,二者越來約接近。確切地說,痛風包含了痛風性關節炎在內的一些關節疾病。由于痛風性關節炎只是痛風病的一個并發癥,古今痛風呈交集關系,即中醫的病可能包括西醫的幾個病,西醫病能夠包含中醫的幾個證。

                  盡管從《黃帝內經》時期的外因致病到漢代張仲景《金匱要略》臟腑辨證,中醫病因學日臻完善,但對歷節的認識到晉唐才開始注意到內在血分的病機變化。晉代葛洪《肘后備急方?治中風諸急方》:“雁肪四兩煉,濾過,每日空心暖酒一否,肪一匙頭飲之。同經曰:治歷節諸風骨節疼痛,晝夜不可忍者,沒藥半兩,研虎腦骨三兩涂酥炙黃色,先搗,羅為散,與藥同研,令細,溫酒調二錢。日三服,大佳。”《本草綱目》:“雁肪:一名鶩肪,氣味甘平,無毒。主治風攣拘急偏枯,血氣不通利。”《肘后備急方》對歷節的治療以活血祛風為主,而歷節的病機應當是瘀血阻滯關節,同時感受邪風而致關節疼痛。朱丹溪之痛風病機與之相似。

                  隋代巢元方《諸病源候論?風病諸候》:“歷節風之狀,短氣自汗出,歷節疼痛不可忍,屈伸不得是也。由飲酒腠理開,汗出當風所致也。亦有血氣虛,受風邪而得之者,風歷關節,與血氣相搏交攻,故疼痛,血氣虛則汗也。風冷搏于筋,則不可屈伸,為歷節風也。”巢氏提出了其與氣血虧虛和飲酒的關系。說明晉唐時期在歷節的病機認識方面繼承了仲景之說,但治療上已有變化。這變化也將帶來對歷節認識的巨大改變。進言之,歷節與痛風性關節炎的“親緣”關系開始趨于明朗。

                  宋代,中醫學發展處于鼎盛時期,醫家對歷節的認識上升到嶄新的階段。如許叔微對于歷節的研究十分突出,一是許氏在《普濟本事方》將白虎病與歷節統一起來,概念的統一使醫家的研究對象更加明確;二是許氏治療歷節開始注意到風熱之邪,其證與臨床痛風性關節炎風濕熱痹型暗合?!镀諠臼路?風寒濕痹白虎歷節走注諸病》:“治白虎歷節,諸風疼痛,游走無定,狀如蟲嚙,晝靜夜劇,及一切手足不測疼痛。麝香圓……予得此方,凡是歷節及不測疼痛,一二服便差。……治風熱成歷節,攻手指作赤腫麻木,甚則攻肩背兩膝,遇著熱或大便秘即作。”

                  陳言《三因極一病證方論?歷節論》:“夫歷節,疼痛不可屈伸,身體延贏,其腫如脫,其痛如掣,流注關節,短氣自汗,頭眩,溫溫欲吐者,皆以風寒濕相搏而成。其痛如掣者,為寒多;腫滿如脫者,為濕多;歷節黃汗出者,為風多。顧《病源》所載,飲酒當風,汗出人水,逐成斯疾。原其所因,雖涉風濕寒,又有飲酒之說,自屬不內外因,亦有不能飲酒而患此者,要當推求所因,分其先后輕重為治。久而不治,令人骨節磋跌。變為癲病,不可不知。歷節治法:芍藥知母湯……烏頭湯……附子八物湯……獨活寄生湯”。據查,陳言所用方芍藥知母湯、烏頭湯均出自于《金匱要略》,附子八物湯、獨活寄生湯出于《千金要方》??梢?,宋代對歷節的闡述具有代表性的醫家基本上繼承了《金匱要略》的思想。

                  在白虎、歷節統一的同時,有醫家則認為白虎歷節為歷節之一,乃虛之證型。楊士瀛《仁齋直指方論?歷節風方論》:“歷節風之狀,短氣自汗,頭眩欲吐,手指攣曲,身體魁瘰,其腫如脫,漸至摧落,其痛如掣,不能屈伸。蓋由飲酒當風,汗出入水,或體虛膚空,掩護不謹,以致風寒濕之邪,遍歷關節,與血氣搏而有斯疾也。其痛如掣者為寒多;其腫如脫者濕多;肢節間黃汗出者為風多。遍身走癢,徹骨疼痛,晝靜夜劇,發如蟲嚙者謂之白虎歷節。”

                  作為官方修訂的資料總匯,《圣濟總錄》在對歷節的認識和治療上包容了各家觀點,不具有明顯的學派繼承性。南宋《圣濟總錄?歷節風》:“歷節風者,由氣血衰弱,為風寒所侵,血氣凝澀,不得流通關節,諸筋無以滋養,真邪氣相薄,所歷之節,悉皆疼痛,故為歷節風也。痛甚則使人短氣汗出,肢節不可屈伸。”

                  由此可見,至宋代中醫對歷節的病因認識基本統一完善,為風、寒、濕、熱、虛,唯白虎與歷節是從屬關系還是相等關系,稍有分歧。而金元時期,朱丹溪對歷節的描述與《金匱要略》極似,在臨床證候認識上是接近的。

                  (3)白虎風 白虎風首見于晉代葛洪《肘后備急方?治中風諸急方》:“《斗門方》治白虎風所患不已,積年久治無效,痛不可忍者。”唐?王燾《外臺秘要》白虎方五首:“《近效論》:‘白虎病者,大都是風寒暑濕之毒,因虛所致,將攝失理,受此風邪,經脈結滯血氣不行,畜于骨節之間,或在四肢,肉色不變。其疾晝靜而夜發,發即徹髓酸疼,乍歇。其病如虎之嚙,故名曰白虎之病也。”’《外臺秘要》卷30引蘇(許)孝澄療白虎病,謂:“婦人因產犯之,丈夫睡眠犯之,為犯白虎爾。”謂犯白虎的方位。醫史學家范行準先生認為,后魏許孝澄的《新錄單要方》始稱痛風性關節炎為白虎。此病多發于夜間,尤以天曉前的痛楚最為劇烈,有如虎嚙。古以天曉前為寅時,寅屬虎,故以白虎為名。

                  關于白虎、歷節之間的關系,宋代唐慎微提供了重要依據。宋?唐慎微《大觀本草?石類》:“白師子主白虎病,向(江)東人呼為歷節風。”宋代醫家在病機方面將白虎歷節合二為一,可能依《大觀本草》為據。王懷隱《太平圣惠方?治白虎風諸方》:“夫白虎風者,是風寒暑濕之毒,因虛所起,將攝失理,受此風邪,經脈結滯,血氣不行,蓄于骨節之間,或在四肢,肉色不變,其疾晝靜而夜發,即徹底骨髓酸疼,其痛如虎之嚙,故名曰白虎風病也。”

                  南宋《圣濟總錄?白虎風》:“論日白虎風之狀,或在骨節,或在四肢,其肉色不變,晝靜而夜發,發則痛徹骨髓,或妄言妄有所見者是也。蓋由風寒暑濕之毒,乘虛而感,播在經脈,留于氣血,搐聚不散,遇陽氣虛弱,陰氣隆盛,則痛如虎嚙,故以虎名焉。”

                  (4)痛風  元代朱丹溪在繼承前人思想的同時,結合臨床觀察,對痛風有了明確的闡述。如《格致余論?痛風論》:“……又朱宅閫內,年近三十,食味甚厚,性躁急?;纪达L攣縮數月,醫禱不應。予視之日,此挾痰與氣證,當和血疏氣導痰,病自安。遂以潛行散人生甘草、牛膝、炒枳殼、通草、陳皮、桃仁,姜汁煎。服半年而安。又鄰鮑六,年二十余,因患血痢,用澀藥取效。后患痛風叫號撼鄰。予視之日,此惡血人經絡證。血受濕熱,久必凝濁,所下未盡,留滯隧道,所以作痛。經久不治,恐成偏枯。遂與四物湯加桃仁、紅花、牛膝、黃芩、陳皮、生甘草,煎人生姜,研潛行散,人少酒,飲之數十貼。又與刺委中,出黑血近三合而安。”江璀《名醫類案?痛風》:“朱丹溪治一人因濕氣,右手疼痛拳攣。以二陳加金毛狗脊、杜仲、川芎、升麻。一人濕氣,腳攣拳伸不直。用當歸拈痛湯加杜仲、黃柏、川芎、白術、甘草、枳殼,愈。”

                  由上述病例記載和前文《格致余論》的闡述,可認為朱氏所論痛風基本上類同于現代醫學的痛風性關節炎。朱丹溪已把血分作為著眼點,對該病辨證處方用藥,并有成效。更重要的是后世治療痛風性關節炎,基本尊朱丹溪法。

                  綜上所述,中醫痛風一詞最早出現在梁代,可謂痛風之源,在此之前其錯綜于痹與歷節之中,之后到朱丹溪才對痛風進行了專門闡述。晉出現了白虎病名,隋唐時期巢元方對歷節病機的認識為白虎歷節的統一提供了理論基礎。到宋代,歷節、白虎正式合二為一,但同時還有醫家認為白虎(白虎歷節)屬歷節的一種。元代朱丹溪在總結前人思想的基礎上結合自身實踐,創立了與痛風性關節炎非常接近且具有專指性的病名―― “痛風”。其后朱氏門徒對歷節作了較為深入的闡述,認為“痛風”為白虎歷節或痹,不再拘泥于血熱當風遇濕受寒;同時對“痛風”的治療已較完善,可謂對“痛風”認識的巨大發展,為后世痛風性關節炎的治療構筑了基本框架。

                  若是做一個大膽的猜測,認為《名醫別錄》中所指“痛風”為方言詞匯,隸屬痹證,實為歷節(白虎)。由于各處方言差異,以及地域不同可能造成發病情況異樣,各醫家則對歷節(痛風性關節炎)有不同的見解。元代朱丹溪所指亦為歷節白虎(痛風性關節炎),只是由于強調其治療中的特點,加上語言稱謂的差異,便產生了痛風這一具有專指性的名詞。

                  通過宋元以前對“痛風”考察,可以看到從《黃帝內經》時期到元代,類同于痛風性關節炎的病名有痛痹、歷節、白虎和痛風。在很長一段時期內痛風性關節炎以前三個名稱出現在古代醫籍中,直到宋代歷節和白虎才明確統一。“痛風”乃朱丹溪繼承前人對歷節、白虎的認識,結合自己實踐而成的具有專指性的病名,實未出歷節白虎之藩籬,但它已與現代醫學痛風性關節炎極其相似。




              上一篇:清熱除痹湯聯合美洛昔康治療急性痛風性關節炎 下一篇:中西醫結合治療痛風


              首頁
              評論
              分享
              Top
              免费无码又爽又刺激高潮的APP
              <sub id="511bd"><listing id="511bd"><meter id="511bd"></meter></listing></sub>

                      <sub id="511bd"></sub>

                        <address id="511bd"><nobr id="511bd"><menuitem id="511bd"></menuitem></nobr></address>